當「釘釘」變成集團軍,為何騰訊會議和企業微信還是「獨立團」?

摘要

集結還是分兵,取決于發展階段和場景,也考驗管理層的判斷和決心。

近十年來,互聯網有一個經常被提及的問題,就是為什么我們再也看不見喬布斯、張小龍這樣「一手遮天」的產品經理了。正確答案不是從業者的產品能力下降了,而是時代已經不一樣了,西部牛仔式的互聯網草莽時代過去后,當新的「淘金」機會出現后,集團式多兵種聯合作戰成為戰場主流。

幾天前,阿里公布了全新架構調整。原釘釘實業群升級為「大釘釘」事業群,除釘釘團隊之外,阿里云視頻云團隊、阿里云 Teambition 團隊、企業智能事業部宜搭團隊、政企云事業部、數字政務中臺事業部、烏鶇科技部分團隊,加入新的大釘釘事業部,全面融入阿里云智能。新的大釘釘事業群負責人將由阿里云智能總裁張建鋒(花名行顛)兼任。

年初的一場疫情危機,直接為巨頭體系內遠程協作軟件提供了一波「神助攻」。當疫情建穩,不僅人們的生活,而且商業端的工作環境開始堅定加速數字化的時候,巨頭如阿里和騰訊,在面對這個全新機遇時,所做的判斷卻不盡相同。

阿里云智能總裁張建鋒在云棲大會升級阿里云戰略|阿里巴巴

釘釘徹底「入云」,集團軍模式出現

2014 年,挑戰微信的「來往」敗北后,無招率領核心團隊回到了阿里的「延安」——湖畔花園的公寓樓研發釘釘。2015 年初釘釘發布 1.0 版本的時候,作為「敗兵之將」,團隊連發布會都不敢開。主打企業員工通訊錄和免費電話,直擊企業痛點。僅用不到一年時間,釘釘就聚集了超過 100 萬家企業入駐。

在幾個版本迭代中加入了 Ding、移動打卡、OA 審批之后,2016 年釘釘確定了要做企業級 SaaS 服務提供商的目標,同時開放平臺,引入第三方開發者。截至 2017 年底,釘釘注冊用戶數超過 1 億。

在推出 5 年后,2020 年釘釘已經擁有用戶數超過 3 億,超過 1500 萬家企業組織入駐,其中不乏復興、立白這樣的中大型企業,當然更多的則是亟待接入數字化的中小企業。

2019 年 6 月,阿里集團作出架構調整,釘釘并入阿里云智能事業群,無招直接向阿里云智能事業群總裁張建鋒匯報。2020 年 6 月,阿里云提出「云釘一體」戰略。2020 年 9 月,釘釘升級大釘釘事業群,與阿里云全面融合,張建鋒取代無招成為大釘釘事業群總裁。

是什么讓阿里在公布了戰略 3 個月之后,就堅決地進行了組織調整,將「放養」5 年的釘釘收入阿里云體系?答案是一場疫情。

釘釘的第一個 1 億用戶用了 3 年,第二個 1 億用戶用了 1 年半,而第三個 1 億用戶只用了半年多一些的時間。年初的新冠疫情極大加速了人們生活和工作的數字化進程,釘釘是典型的吃到紅利的「超級玩家」。

正如阿里在疫情后迅速將本地業務裝入支付寶,組建支付+生活服務聯軍。釘釘徹底融入阿里云,同樣是因為阿里看到了國內企業在數字化方面的加速態勢,機會就在此時,必須抓住。

經過十多年的發展,阿里云已經領跑中國乃至亞太地區的云計算領域,經過了早期的高速擴張之后,接下來將轉向為「深發展」,即與各個行業進行垂直整合,而非之前的「雨露均沾」。從這個角度來說,擁有大量企業用戶的釘釘是個天然的「前鋒」。

不久前的云棲大會上,張建鋒將阿里云+釘釘比作新時代的操作系統,兩者的組合類似于當年的 Windows+英特爾,橫掃全球。

作為阿里云對比的目標,微軟在云戰略上打出 Azure+Office365 戰略,結合 IaaS 和 SaaS,將 Office 的企業客戶優勢引入云計算服務。這一戰略得到資本市場高度認可,在云戰略實施后,微軟兩年內市值翻倍,已高達 1.5 萬億美元。

從這個角度來說,云計算之戰,早已經不是單單的云之戰,甚至可以說成是系統層級之戰。而在這樣一個重要的節點,阿里發揮了一貫的集中精力辦大事的傳統,迅速整合優勢兵力,開啟集團作戰模式,即便結果可能是像無招這樣的「大員」隊伍被收編。

騰訊會議 8 個月時間用戶數突破 1 億|騰訊會議官網

騰訊會議和企業微信是掎角之勢,還是臨陣分兵?

在阿里云棲大會一周前,騰訊全球生態大會上,騰訊會議以 8 個月 1 億用戶的發展速度成為矚目的焦點。作為從騰訊云內部「長」出來的應用,騰訊會議的成功算是騰訊云最值得驕傲的成績之一。騰訊工作人員也透露,視頻會議也是騰訊云今年重點推廣的項目之一,「內部十分重視?!?/p>

和騰訊會議在生態大會上的高光相比,微信事業群的企業微信相對沉默很多,雖然后者幾乎提供了同樣的視頻會議能力。

2016 年 4 月,在釘釘發布一年后,微信推出了第一版企業微信,重點依然是微信最擅長的內部溝通和打卡等輕量級 OA。2017 年,微信企業號并入企業微信,微信在 To B 商業層面上的探索統一了出口。2019 年的騰訊生態大會上,企業微信和微信支付、小程序成為主角之一,可見騰訊的重視程度。

2019 年底,企業微信活躍用戶數達到 6000 萬,服務企業數字達到 250 萬家。經歷過「疫情」的助推后,企業微信服務的用戶達到了 2.5 億。然而,企業微信的增長,還是被剛剛誕生 8 個月的騰訊會議搶去了風頭。

通常,對于這樣的「左右互搏」,人們很容易會認為是騰訊的「賽馬機制」在起作用。但如果仔細分析,其實兩個產品主攻的方向并非一致。企業微信做的是和釘釘類似的企業內部溝通和開發平臺,目標是從 OA 功能切入到企業運營體系之中;而騰訊會議更類似 Zoom,主打的就是單純的視頻會議。簡言之,企業微信側重企業內部,騰訊會議相對更加開放,只要有需求,任何人都可以接入到會議之中。

企業微信的視頻會議由騰訊會議提供底層能力|企業微信官網

在騰訊生態大會上,騰訊云與智慧產業事業群總裁湯道生給兩者下了清晰的定義,一個是視頻會議軟件,一個是企業辦公平臺,「兩者是協同關系」。湯道生透露,不存在「內部賽馬」,事實上企業微信的視頻會議的底層功能,正來自騰訊會議的助力?!敢粋€團隊的能力放在了不同的場景上?!?/p>

從這個角度來看,騰訊的做法和華為類似,后者在疫情期間推出的 WeLink,其中的視頻會議是由華為另一個負責企業會議團隊提供的底層技術,因為后者在國內傳統視頻會議市場屬于重要玩家,相當于團隊將能力輸出給后來居上的「小弟」。

為隊友輸出能力是好事,但是產品的方向最終可能只有一條路。隨著疫情的逐漸平穩,視頻會議的高速增長可能會逐漸減緩,而留住用戶的一個重要手段就是關系鏈,例如企業或者學習組織,這就是企業微信更擅長的領域了。畢竟,從視頻會議切入做企業平臺,要比企業平臺添加視頻會議功能要難得多。

從釘釘和 WeLink 的發展路線來看,企業辦公平臺有更廣闊的想象空間,更符合巨頭的 To B 夢想。但是作為「基本盤」的企業微信和作為「尖刀班」的騰訊會議在未來如何融合,技術不是難題,真正的挑戰可能在于公司的組織能力和管理層的決心——畢竟兩個產品分屬不同部門,即便是阿里的「云釘一體」,也花費了超過一年的時間融合,對于輕易不動架構的騰訊來說,可能需要更長時間來消化這個難題。

云棲大會之后,張建鋒在內部信中表示:「未來十年,最大的確定性就是數字化技術的普及,整個社會經濟和生活必將全面數字化?!惯@個戰略判斷顯然就是阿里迅速合兵一處,建立集團軍架構的原因。

在數字化這個大趨勢之下,巨頭在 To B 市場的表現不盡相同。在一個重要節點上,究竟是摒棄分歧,集中兵力攻克市場;或者繼續保持「獨立團」分兵兩路,這其中自然有發展階段和場景的不同,但還是折射出組織文化差異以及決策層的判斷和決心。


責任編輯:宋德勝

圖片來源:阿里巴巴、騰訊

本文由極客公園 GeekPark 原創發布,轉載請添加極客君微信 geekparker。

最新文章

極客公園

用極客視角,追蹤你最不可錯過的科技圈。

極客之選

新鮮、有趣的硬件產品,第一時間為你呈現。

頂樓

關注前沿科技,發表最具科技的商業洞見。

11运夺金计划软件